猫球球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姓宇智波30

好看!特别有意思的设定(•̀ω•́)✧

糖风:

 食用须知:


1.ooc,刀男性格来源于台词、同人、花丸和脑补。


2.本篇是火影与刀男的混合同人。


3.原创男审神者,cp不定。


4.私设如山。


5.没有文笔。


6.苏。




第一章戳我










30.




三日月走进门来的时候,就见到少年靠坐在窗边,安静地看着外面的雨帘。


他的脚步略微顿了顿,走向了少年。


身后的山姥切关上了门。


 


雷光侧过身去,看着三日月抱着一卷凉席在他身前铺好,然后脱下了上衣,跪坐在凉席上。


距离雷光大概只有一臂的距离。


山姥切坐在了雷光的身边。


 


雷光看向山姥切,青年一如既往的貌美,带着一股忧郁的气质,见雷光看向他,条件反射地往下拉了拉头上的被单。又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将下拉的被单又扯回去,看着雷光露出个安抚的微笑。


这笑容看上去有些刻意,但里面的关切和担忧却是真心实意。


 


雷光攥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手。


 


他想对山姥切笑一笑。


然而,笑不出来。


 


雷光再一次的,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的渴望力量过……


如果他能更强,如果他能强大到什么都不怕,此时此刻,是不是就能自然地对山姥切露出笑容了呢?


 


是不是,就不用去缔结这种令人恶心的契约了呢?


 


他尽力放松不自觉绷紧的肌肉,看向了三日月。


 


三日月将他的本体刀轻轻推到雷光面前。


“您拿好这个。”


“……”


三日月端坐在雷光面前,露出肌肉流畅、线条优美的上半身。白皙的皮肉在阴暗的雨天中更显苍白,腰腹缠有绷带。深色的发丝有些长了,在三日月略略低头时扫过纤细的锁骨,让他莫名的多了一种惹人怜爱的气质。


更重要的是,他正在用一种十分温顺的姿态来面对他身前的人。


 


明明即将要做的事对他自己来说十分的不利,不仅是自由,可能连灵魂都不再属于自己。偏偏三日月的眼角眉梢都带着股安然的笑意,连看向雷光的眼神,都还是那样温柔。


 


雷光低下头,看向推向自己膝边的那把刀。


他伸手将它捡起来,缓缓拔出了它的刀刃。


雪色的刀刃缓缓出鞘,在略显暗淡的光线下依旧折射出一种锋利的锐光。刀身上有许多新月形的刃纹,这也是三日月名字的由来。除了天生的刃纹,还有些明显的外在损伤,这就是三日月人形受伤在本体上的一种体现。


但即便如此,这些伤痕也丝毫无损这把刀的美丽锋锐。


 


真是把,好刀。


 


这也是雷光第一次这么细致地观察这把刀。


 


他细致轻柔地抚摸着每一寸刀身。


心里回想起三日月将这个主奴契约教给自己的那天。


 


雷光那天已经拒绝了契约,但奈何三日月歪缠,非要他记着,于是他也可有可无的记下了流程。


雷光本来是打定主意,不结契约。


他自己都未来难测,哪能与别人性命相连,他仅存的道德感,也不允许他去掌控他人的自由乃至生命。更别说三日月如无意外,甚至有千百年的寿命可享,他不过是区区人类,未来就算能活下来也不过就是三日月原本寿命的一小部分。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现在……


 


雷光低垂目光,好似看到了自己那颗软弱又卑劣的心。


可怕又恶心。


 


说到底,他当初这么快就决定接纳那些刀剑男士,又何尝不是因为内心的软弱。


因为软弱,所以受不了一夕之间亲朋皆无,再无归处。因为软弱,而渴望新的家、新的朋友、新的伙伴。


不管是谁都好,不管是谁都行,来爱他吧。


只要对他拥有些许善意,他都愿意敞开怀抱欢迎。


 


这样的人,遭遇背叛,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除了怪自己识人不清,还能怪谁。


 


雷光左手举起手中的刀,刀锋对准三日月的胸膛。


 


他盯着雪亮的刀剑,情不自禁地想:


——当初的三日月,是不是已经预料到今天这个情景了呢?


 


刀尖距离三日月的皮肤,只差一指的距离。


但执刀的少年,却已经颤抖地快要握不住刀柄。


少年自己没有意识到,他在举起刀的一瞬间,已经泪流满面。


 


三日月温柔又无奈地看着少年。


——觉得这简直就是犯规。


在明知道他并不是真正全心全意服从,而依旧是有另有所图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能这么温柔?


那一滴滴洒落的泪水,在三日月眼中简直比珍宝还要美丽。


 


无视山姥切嫌恶的眼神,三日月轻轻用两指牵过颤抖的刀尖,坚定地捅进了自己的心口。


“我三日月宗近,今日誓愿从属于您,奉上我的身体、我的生命、我的自由、我的灵魂,愿认您为主,永不违逆。”


 


血从伤口处蜿蜒流下,从刀身连接起两人,最后从三日月身下形成一个诡秘的圆形纹章一闪而没,而雷光的左手手腕与三日月的脖颈则各自出现一条由血色菱形组成的“手链”和“项圈”。


雷光和三日月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将他们连在了一起。


不是手腕和脖颈上的那个图纹,那个只是契约的一种直观体现。而是更深层的一些东西。


雷光莫名的就知道,他现在只要一个决定,就能感知三日月的想法,控制三日月的行动,更甚至是,泯灭他的灵魂。


 


而三日月,显然也是知道的。


同样,这样一来,这位三日月宗近的分灵,就完全的属于雷光了。


就算是三日月宗近的本灵来,也再没办法擅自带走他了。


虽然同属于“从属类”的契约,但本质上来说,主奴契约要比其他所有契约的紧密度都要高,包括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之间附属契约,甚至是伴侣结契都比不过它。但同样的,它对于三日月“从属”一方的限制,要比其他契约要高太多。


 


所以雷光不能理解,为什么三日月还是这么一副轻松的样子。


他甚至能隐隐从两人新建立的隐秘连接中感受到,三日月是真的,感觉到轻松愉快。


 


三日月毫不在意地拨开身前掉落的本体,向前膝行两步,抱住了眼泪依旧流个不停的少年。


“明明为奴的是我,为什么反而是主人哭个不停呢。”他轻声笑着,对雷光推拒的手不为所动。


雷光不语,又顾忌着三日月的伤,不敢真的用力。听了这话,索性将头埋进了三日月的怀里。


“主人开心吗?”三日月笑着问


“我再也不会背叛,可以放心的依靠。”


天下五剑之最的美貌在昏暗的雨天下依旧耀眼,此时更像是甩脱什么重负一般,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每条发丝儿都透着股惬意。


“我也可以从此心安理得地留在您的身边。”


“……”


三日月低了低头,在少年耳边说:“我很开心。”


话语间吹起的气流搔弄着少年的耳廓,雷光只觉得脊背好似通了电一般,一下子就把他从三日月的怀抱中炸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平复心情,就看见三日月原本坐的凉席上,坐了个金发碧眼的美青年。


“……”


山姥切见雷光注意到了他,面无表情地递过来一把剑。


黑色的刀鞘,刀柄上有序的显露着白色的菱形图纹。


——是山姥切的本体刀。


 


雷光难以置信地看着山姥切。


 


山姥切再把剑往前递了递


 


“……”


雷光重新把脸埋进了手里。


 


 


 






题外话:


甜吗?甜吗~


凉席是因为怕弄脏地板()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满意这个后续,但我是满意的,虽然我在之前也不知道会写成这个样子()那天写完了回头再去看,仿若失忆()我认真觉得是爷爷按着我的手写的()


昨天有小伙伴提醒我要加更了……讲真我是懵逼的,因为最近卡文严重,存稿一直严重不足。总之我看看吧,明天或大后天加更……


最后例行举雷光卖萌,求心心求花花,来一起聊聊嘛~



评论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