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球球

【锤基】畸形。[34]

Louis:

“如果你知道有坏事会发生,你会怎么做?”
“我会阻止他。”
“但是如果有坏事要发生,并且它必须发生。如果它没有发生,那么就会有更坏的事情发生……你会怎么做呢?”
“……我会确保它发生。”
当他站在Thor的面前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回答,可是Loki心里却是真心不愿意的。他不能牙咬切齿的骂你他妈是个傻逼吗管他坏事会不会发生管它去死好吗,也不能手脚并用的把他哥打得半身不遂然后带着人远走高飞,不论哪一种他都做不到,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Thor的那张嘴说出了这样的话,让他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让他一点侥幸都不能拥有。
大蛇回归的信号让所有Asgard人都惶恐不安,Loki气得差点没把Odin的棺材给砸了,他冲着Thor喊,喊既然这是Odin造的孽就让他自己起来处理,凭什么我们给他擦屁股。可是Thor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不能接受一切的他,温柔的说,因为我是Asgard的王。
我去你他妈的王。
骂人的话都到了嘴边上,结果Thor一瞪眼他又给憋回去了。他们两个和好如初后又恢复到了以往的那种相处模式,谁都不提黑鹊的死,谁也不提铁铐的事儿,他还是装作一个未成年人在Asgard该怎么样怎么样,而Thor也继续当他的王,统治着这个经历了两次重创后重建起来的九界仙宫。
他们一起吃一起睡,几乎是坚持了好几个月的相安无事,而爆发了这次争吵的恰恰就是在这种节骨眼上,在大蛇攻来的前夕,把所有的矛盾一次性的全部激化了。
理解不等于接受。就比如Loki可以理解作为一个王者Thor不会抛下他的人民一样,他能理解必须要作战的理由,也能理解他们要对待的敌人,可是他无法接受一切,就如同他无法接受在爬下世界树根之后,在那里得到的答案一样。
那是他最不能承认的、也不能接受的结局。
他还记得跳下世界树根时自己当时抱着的希望,他希望听到的消息,希望得到的答案,可惜一切都被那一声没有情感的声线所破碎,他知道了所有会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会发生的如果不曾发生会得到怎样的后果,那是前也死后也死的结局,不论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会摆脱的注定,Loki第一次感到了茫然,他从树根下爬出来,站在坚实的土地上,许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他心想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可心底里的另外一个声音却说,世界树从来不曾骗人。
浑浑噩噩的走了回去,Loki不明白他要怎么做,大蛇来的太突然了,突然到谁都没有预料到他就已经来了。Thor将带领仙宫所有的勇士出战,王将庇护所有人。
可谁来庇护他的哥哥?
Loki想到以前他做的那些事跟这种会发生的结局似乎是走向同一个终点,可等到仔细的回忆起来却又觉得根本不是一码事。这种焦躁不安的情绪让他终于坐不住跑去找到他的哥哥,可是无论怎么样对方的回答都是那么一句话。


——我不后悔。


他差点又把两个人一起住的卧室给拆了,这一次Thor没有看着他发疯而是及时的制止了,墨绿色的窗帘被他攥在手心里,结果最后还是毁于一旦。
这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他无法接受。
从那个衰老的身体中死去,留下一道用毕生所能达到的最高魔法造诣做出来的投影,当投影带着不甘与阴谋卷土重来成为新的Loki,他年轻又稚嫩的身体被带回,接触到未能死去的投影,将曾经的邪念化作一只黑鹊,而黑鹊归来,重新复位。
他做了这么多,他计划了这么久,不是为了让Thor他妈的死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也不是为了让对方就这么认命。
当邪念被重生之后的意识所影响,他内心里的那些污秽细碎的过往被敲成渣滓,只留下曾经还未能褪色的回忆与过往,Loki无法接受Thor的这种死法,即使是死,也得死在他手上。
藏在袖子里的刀沉甸甸的像是千斤重,他想要勾住对方的脖子将那冰冷的刀刃刺进那个温热的脖颈内,刺破皮肉割开骨血,慢慢的感受因为血液流失而逐渐冷却的体温,细细的品味当呼吸停止而凄冷的躯体。
这才是他该享受的,这也是他该期望的。
可是那把刀子最终也没能刺进Thor的身体里,他所有的谎言与骗局都好像在对方的目光下无处遁形。Asgard的王决定带着整个仙宫的人一起去跟着他拼命,去解决那个Odin的兄弟掀起的波澜,给他们的父亲处理这个死了也不安宁的东西。
可是去过那个连九界之眼都望不到的地方,Loki明白所有的一切豪言壮语与心存侥幸都是空谈,可是他说不出来,他无法告诉Thor,你他妈的会死。
真可笑不是吗?曾经一度期盼着雷神死亡的谎言之神有一天会反过来期待对方的生命不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带走,他会恐慌会害怕,会不愿意失去也会不可能接受,他的一切心神与情绪都因为那个死敌的一举一动所影响,他恐惧到浑身发抖,他惶然到握不住手里的尖刀。
Thor拉过他的手臂把那柄刀夺过放在桌面上,金属的刀尖与木质的家具相碰的那一声清脆的响动将他从失神中唤回,哥哥的拥抱还是和以前一样充满了侵略性的味道,红色的披风垂下来将他包裹在里面,他听到对方跟他说,说没事的,说不要紧的,说我们会赢的。
是的,Asgard会赢的,大蛇会死的,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好的。可是你没了啊。
Loki察觉到他开始和Thor变得一样了,变得优柔寡断,变得郁郁寡欢;他变得和Thor一样的、期待着对方的死,又无法承认不能没有对方的活,要这人被一切苦痛折磨,又得好好的存在着、好好的活在他的眼下。矛盾又贪婪,这是他最不堪的模样。


两年前的他堪堪接手了这具身体,从黑鹊的皮囊中解救出来,代替了那个年幼的自己,全心全意又毫不愧疚的接手了Thor给予他的一切,一切欢愉与痛苦,一切回忆与过往,他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本来应该是那个新生的自己所拥有的所有,Loki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们都是Loki。
都是这一个人,都是这个不堪入目的皮囊,都是这个千疮百孔的名头,都是这个,贪恋着兄长的特殊对待,却又无法真正攥在手心里的那个可怜的乞讨者。
他抬起头面色阴郁的看着对方,他觉得他得找到一个方法,也需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不是那种模棱两可的,也不是那种似是而非的,而是真正的、肯定的、毋庸置疑的答案。只有这样他才能死心,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毫无顾忌的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断了后路,谁也别想轻易的回头。


“哪怕那会让你失去一切?”
“是的。”


有些话语比尖刀还要锋利,比寒风更加刺骨,Loki听在耳里,他推开了面前的人,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他的怒气让Thor都不再说话,像是席卷一切的飓风和海浪,把所有浮于表面的虚假都冲刷的一干二净,没人能在这种东西下还能保持着薄如蝉翼的伪装,他们赤裸着灵魂对峙着,谁也不肯低头,谁也不会让步。
他伸出手指指着Thor,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狠狠地点了两下,才大吼着走出了门,他把门摔得震天响,甚至能盖过他的吼声。


“——你他妈不论活几次都是这幅愚蠢的模样!”


两个人又这么冷战了起来,再也不说一句话,再也不看对方一眼,可是他们依旧很有默契的在夜晚睡一张床,他们的手臂之间像是隔着银河,同床共枕又同床异梦。
Loki想,他不能坐以待毙,他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看着他用命换回来的Asgard又被再次毁灭。谎言之神思考着其中能够见缝插针的地方,他转着自己那颗一辈子都被阴谋诡计灌满的脑子,他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才能在既定的结局下做到改变。
Thor不能死,至少不能就这么死了。他不能容忍对方就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失去所有,为了所谓的Asgard死于非命。不论是谁在过往的斗争中都没能真正的击败雷神,把这个象征着一切美好品德的神明拉下神坛,Hela不能,他不能,因此这个从时间尽头回来的所谓的大蛇也不能。
这对于Loki来说无疑就是背叛。Thor会背叛一切,会背叛他们之间进行了千万年的进程,会打破他们从未断开的轮回与循环,他们是要互相折磨到死的,死于对方的重锤或者尖刀,死于对方的贪婪或者怜悯,要么是在斗争中两败俱伤,要么就是彼此撕扯着化作废墟。要死也是死在对方的计划与手中,而不是由一段预言决定,死在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两个人就该这样,就该这么毫无廉耻的享受着兄弟所给予的疼痛和快感,享受对方的武器砸开骨肉的那一瞬间的融合,享受死亡前凶手所表露出来的不可置信的神情。他们一遍遍的死亡一遍遍的重生,就为了寻找一个真正合适的世界,重新相遇,重新纠葛。
没有那些因为不甘和差距而妄图争抢王位的戏码,也没有因为否定与失望而选择离去的过往,更没有那由于贪心不足而撑破身躯以生命作为养分浇灌新城的悲情色彩。他们平凡的遇见,不再执着于针锋相对,他们和解,在没有你死我活。
这样多好,好到他冲破了黑鹊的桎梏杀死了年幼的自己,嫉妒着轮回往复后终于能得到的片刻安宁,一切都是那么的好,可偏偏噩耗来袭,将一切都破碎。
诸神黄昏。
Loki眼中金碧辉煌的Asgard经由灼热温度的燃烧而化作火焰包裹的废墟,冲天而起的烈焰将整个苍穹渲染成无垠的鲜红。
他的愤怒就是一团燃不尽的野火,令这颗躁动的心加速跳动仿佛要冲破喉咙,来自Thor的决心打乱了所有本该实现的企图,紧抿的双唇无声的表露浮躁的情绪。
他能想象到战争打响后宫殿之外的嘶吼与呐喊将在耳旁消失殆尽,金黄的火焰照亮眼眸中墨绿的色泽,将本该蛰伏的野望重新点燃,如燎原之势滔天而起,手中捏着的地狱狼枷锁的钥匙仿佛能将皮肤烫伤,疼痛刺激着本就摇摇欲坠的安分。
谎言之神的本质又再次作祟,压制过长的矛盾令本应寡淡的情绪越发的高昂,预言中雷霆震怒的战场被青蓝的闪电劈亮,Loki站在无人的角落里毫不掩盖眼中澎湃翻涌的阴霾与狰狞,略带尖锐的低笑从唇齿间细碎流露,他要成为推波助澜的那一阵风,将Thor送出本该实现的结局。
幽暗的月色蛊惑着这颗本就不安于现状的心,掩盖过眸底闪烁不定的莹绿将浮动的妄念平息。


——“他要死得其所。”


舌尖抵着上颚于心中默念这令人疯狂的字眼,Thor与Asgard的惨痛处境也仿佛尽数褪去,魔力占据着这颗充斥虚伪与变幻的心脏,原本遥不可及的妄念于此刻唾手可得。
在世界树下看到的未来,那肆虐在天空的雷霆乍现,咆哮着将发散的思绪全部劈碎,意识回笼后目光转向永不熄灭的火焰,周遭的空气中弥漫着焦土般的气息,他站在远处,亲眼看到了兄长的陨落。
大蛇归来的预言即将在自己手中重现,重生不到百年的国度也马上迎来火与毁灭的垂青。
极度厌恶的情绪在胸口翻江倒海,但最终理智压过了企图放弃的意志,于火光中投下败者的尸骸。
被Thor戏称为‘银’的舌头在口腔中制造拥有魔力的咒语,以充满诱惑的口吻将此句从唇齿间吐露,半垂眼眸注视着烈火填充整个悬浮的鲜红,在灵魂燃起时扬起不加掩饰的嘲讽。
“你到头来还是这样。”
他用谎言和欺诈让地狱之主与Hela撕破脸皮又重新合作,他让火巨人将剑的投影交给他,化作一支笔重新书写了大蛇的历史,他改变了曾经应该发生的一切,却没有转变这个必须发生的结局。他亲手把Thor送上了断头台,却也百分之百的令预言一定发生。


——Thor,这是我对你信任的当之无愧的回应。


他的神格是最适合这种战争前的预备时间,几乎是为此量身定做,无人知晓他如此费尽心思只是为了能够让一切回归征途而不是害死Thor,所有的人,不论是大蛇的‘舌头’、Hela还是那个地狱之主,都认为他这个臭名昭著的谎言之神,终于耐不住性子想要推翻Thor的统治,自立为王。
Loki将白色的兜帽戴在头上,他从不去反驳甚至说着那些曾经自己会挂在嘴边的阴谋论,等到那天到来,他才明白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他是背叛者,是弑神者,是屠王者,是令Asgard的神王陨落的罪魁祸首,是改不掉劣根性的骗子。
Loki站在雨里,看着Thor闭上了眼睛,他无法去拥抱也无法去触碰,他看着Sif亲吻着Thor尸体的额头,撕心裂肺的哭嚎。
他从另一个维度得到答案,接受了仙宫三位圣母的邀请,将作为一个被差遣的钉子,狠狠地扎进那些企图施加伤害的那些人的骨肉里。
从此以后他将与这里的仙宫一刀两断,他背负着弑王的诅咒,将在某一天被斩首示众。
他会等到Thor的重生,他们还要继续相遇,继续纠缠在彼此的生命里,他会等,等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神明的时间足够长,等到对方回来了他将无情的嘲笑那个认命的兄长,嘲笑他的死,嘲笑他的生。
Loki在大雨里疯狂的笑,处于变声期的喉咙将这笑转变为嘶鸣。他回忆起了最开始的那个自己站在命运三女神面前得到的那个预言。


——欺骗者Loki。
——变幻者Loki。
——毁灭者Loki。


亦或是,在这词语之下隐藏着的第四层含义。


“被诅咒者,Loki。”



——————
这段是插叙,两年前发生的事。
改了点细节,比如Odin没活。俩兄弟谈恋爱他就别醒了事儿太多……
最后Thor死的时候亲吻他的是Odin,改成Sif了。
顺便时间线也动了动,恐惧本源剧情这块黑鹊还没杀死小Loki,但是我把这块也提前了。
——————
顺便听到你们的呐喊了,我写完就出本……
不过我不认识啥画手啊我靠我看看能约谁……

评论

热度(268)

  1. Twilight FrontierLoui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