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球球

抄袭者说

玉盘红楼:

这几天愈演愈烈的绿亦歌抄袭事件,让我实在无法坐视不理,相信每一个正义之士,也都有话要说。首先声明,我并非哪一方的粉丝,在此之前,我甚至不知道绿亦歌这个人,只是就事论事,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


请原谅我最近几天才知道,毕竟平时除了工作家庭就是码文,堪称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件奇事也是听周边人讲起才知道,开始听闻抄袭时还没怎么强烈的反应,认为最不济就是又出了一个唐七,再怎样也不可能无耻到唐七那种地步,结果,了解了事情真相之后,顿觉刷新了三观。


绿亦歌,不仅抄袭十年前的原作,甚至剧情,细节,起承转合完全相同,万字短篇撞梗达到15处,可以说除了换个名字,基本就是同一篇文了,在所有明眼人均能看出抄袭的情况下,绿亦歌本人予以否认,这倒还不算惊讶,毕竟多数抄袭者都不愿意直面自己的错误,被扒出后更是死不承认,并不少见。最绝的是,她把原创作者告上了法庭,以侵犯名誉权和要求确认抄袭文著作权为名,向原作者索赔208万。


史无前例,旷古烁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很能理解原创作者的心情,我虽然只是一介小透明,但也被抄过,那种无比憋闷又无处申冤的滋味我能理解,而且还要忍受对方无礼的羞辱和谩骂,这种经历,可谓一次就终生难忘。


此事一出,网上随即炸开了锅,原来不止我一人,所有心明眼亮,三观正的网友们,都难以容忍。
绿亦歌的抄袭事件,愈演愈烈,她的黑历史,也被扒出了越来越多。


原来,早在2015年,她就因抄袭事件被挂了出来,也是“双胞胎文”的情况,改了几个人名,就成了她的新作品。被发现后,当时的态度还算诚恳,在指出人的微博下面道歉认了错,并表示会积极联系原作者,商讨赔偿事宜。恕我直言,若我当时便看到这个消息,我对她的印象应该至少是不坏的,最起码,还是有个知错就改的态度,抄袭可耻,尤其是对于文学作品和工作者而言,抄袭一次,足以将你一辈子钉在耻辱柱上,认真道歉好自为之,用以后的行为来证明悔意,大众不是不能原谅你。


然而,这位绿亦歌作者,却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人是可以自己打自己的脸的,也是可以没有下限的。 因为当年被抄袭的作者也说明,自己根本没有收到任何道歉信,也没有任何人联系过她,自此,绿亦歌的谎言彻底被戳穿。


再然后,不止是涉及诉讼的这篇抄袭文,另外两篇已发表的文章,也被扒出了抄袭,调色盘均已做出,再就是,她连载的杂志,爱格,发表声明,从此再不刊登此作者的任何作品。
恕我直言,如此的行为,侮辱了作者二字。


作者,以手中之笔,将喜怒哀乐传于众人,与读者心对心的交流,所言所语均是内心最深刻的感触,如此,方能与读者产生共鸣,也才称得上将读者放于心上之人。如果你写出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你自己的,只是你从别的地方剽窃而来,换个皮略加改装便卖出去,向你的读者大肆宣扬这是你的新作,那么对不起,你这叫偷。


孔乙己有言,窃书不能算偷,这句话,全中国人都知道是多么惨白无力又可笑至极的狡辩,可你,行径比他可耻更甚。你不仅侮辱了原作者,更侮辱了真心喜爱你支持你的读书之人。


自绿亦歌被爆出抄袭之后,她的书迷粉丝们,反响各不相同。许多理智之人,多是心痛不已,伤心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作者,竟是一个抄袭惯犯,脱粉者亦有不少,可无论如何,就像一个粉丝说的,绿亦歌人品再差,毕竟陪她走过了那段青葱岁月,就算再恼怒她的行为,也做不到和别人一起去声讨她。只能祝她好运,从此江湖不见。


我能理解,同时我也为这样理智的粉丝感到幸运,或许你现在会伤心难过,青葱的梦碎了,那些年曾让自己感动,引起自己共鸣的文字,其实都是来自别人,换谁都不会好受,但至少,你从一场抄袭与欺骗中解脱了出来,慢慢地,你们就不会再痛苦,总会过去的。


可惜,不是所有的粉丝,都能理智又冷静,有明辨是非的三观。总有一些人,甚至是一大部分人,就算再不忍心,也得给她们扣上一顶帽子,这帽子的名字,叫做脑残粉。


绿亦歌脑残粉的表现,在此就不赘述了,也懒得一一细说,恐怕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总结一下,无外乎就是去原作者微博下辱骂,攻击原作读者粉丝,进而攻击所有有正义感心明眼亮的人,用词极尽粗俗恶毒。
词句不一,总结起来不过那么几个意思。我家绿绿没有抄,要抄也是你们抄我们的。我们不看,那么差的文笔不值得脏了我们的眼,我家绿绿写的不知道比你们强多少倍。什么调色盘,简直恶心,胡说八道。你们就是诬陷,蹭我们绿绿热度。这些都是不承认抄袭的,更有甚者,说我们绿亦歌就是抄袭了怎么样,不抄你,谁知道你的小说是什么,我们抄也抄的那么优秀,比你写的高一个档次,我就是喜欢她。言外之意,抄你是看得起你,你得心怀感恩。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听闻绿亦歌的读者,多以中小学生为主,很难想象,这些中小学生毕业后会怎样,她们都是孩子,正是是非观养成的时候,如今却为维护一个明明知道抄袭却不肯承认的人如此污言秽语,让人无奈,又让人心痛。或者,她们只是为了维护心里那个虚幻的梦,自己骗自己,更不允许别人说一句不是,如此下去,将会如何,未来成长之路,又该如何面对那些丛林荆棘呢。
绿亦歌小姐,您能否对得起这些拼命维护你的人呢,她们都是一些孩子,请放过她们。


再次重申,我并非谁的粉丝,只是就事论事。但从知道此事起,我便坚定支持原作者靡宝,维权到底,绿亦歌小姐,请你真诚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能出来道个歉,那么事情,也还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当然,如果你一意孤行,在追赶并超越唐七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么谁也管不了,毕竟,谁也不是你。


最后,请容我再说一句,如果真的上了法庭,而且最后这场官司绿小姐赢了,那么不难想象,未来的文坛,原创作品将会越来越少,抄袭“蔚然成风”,又不用负任何责任还可以赚的盆满钵满,谁不乐意为之?甚至会不会有原创作者就此封笔,会有多少,都难以想象。请有关当局能予以重视,尊重民意,也让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

热度(38)

  1. 猫球球玉盘红楼 转载了此文字